Q玮

为上一篇配图,瞎画啦
还是不上色更好看emmm
心疼自己

花楼掌柜

“美人儿,看看我这地方,还不错吧。”鉉壹穿着一身红纱,执一把扇子,趴在栏杆上往下望这。
“是不错,不过冬日的话,怕是会有些冷。”炽迩抬头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四下。

金玄楼
“当~”晨钟响第一声,鉉壹恰好从美人榻上醒过来,理了理头发,打着哈欠下了楼。鉉壹买下这楼也有月余了,但鉉壹着实不知该做什么,开酒馆吧,到是可惜了这金玄楼,若是开个茶楼到也不错,但鉉壹不喜欢贵人们的做作,白玖曾在鉉壹买下金玄楼时就说过“啧啧,这么好的楼,大概可以开花楼了”当时鉉壹对此不屑一顾,可真想把这楼利用起来的时候,可真是只有这样了。
金粉楼
炽迩来的那天是六月天的一个中午,阳光裹着热浪席卷了整个班都城。炽迩模样很秀气,一身竹绿衣,像是早晨清爽的风,轻轻的吹进金玄楼里。“听说这里招掌柜,敢问是要做的什么生意?”
鉉壹用纸扇遮着脸打了个哈欠,捏着流氓似得语调慢悠悠的开口道:“花楼!”少年人出人意料的淡定:“请问,可以聘我做掌柜吗。”

就这样,当天下午,金玄楼就改名成金粉楼了。

上一次出现在乐乎应该是很久之前了。我终于回来了。抱歉,离开太久。

这么漂亮不拍下来,都对不起我自己

嫣然烟火流年
如若相思如蔻
红豆毒独解忧
小诗一首
情郎在情更稠


如歌相思意
丝帛半匹绸
羊毫细软
书小篆如梅花绽枝头
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   何必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此生唯余一人忆